雨谷

在这里不管不顾 没有羁绊

好像听见你来过
好像摸到风飘过
窗外树梢在颤动
抖落已故的枯叶
风蹿过窗边的一个个高椅
像有心无力的我们
关在巨大的笼子里
幻想着自由 做这笼里的主宰
如蝶起舞
最后懒得冲破桎梏

别怪我
我只能抚着这风
听着你迈出的每一步
去吧
至少你是那一股窜出窗外的劲风
这般幸运
带着我的渴望

闹市里起舞的人太少 你算一个

「巴桑土司庄园」
在香格里拉的第一晚
一行人去了别人的家里 感受当地的土司宴
进门戴哈达 说声扎西德勒
一切似乎格格不入却又毫无违和感
宴厅在二楼 整个房子是木质的
我们或多或少都有些如履薄冰之感
这一晚很热闹
房子也很结实
可是我还是没好意思和主人家的一个帅小伙一起跳舞

「经幡」
这风里的每一句经文
只有虔诚的信徒才听得到

或是我看见的世界太少
井底之蛙
从小到大似乎是第一次亲手触摸到如此清澈的水
她从地底涌出
又向金沙江奔去

彼时
电闪雷鸣

斯人扬袖别离

此时
风雨清静

什么力所能及
到头来也不过是心有余而力不足